解决“人象冲突”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亚洲象在森林能够提供足够的食物和栖息地等必要生境要素的前提下一般不会主动袭击人类。而生境破碎化、自然资源不足和气候条件导致的食物短缺被认为是导致象群迁徙和人象冲突频发的主要原因。

项目名称 亚洲象扰动社区早期预警系统建设 


亚洲象(Elephas maximus)是现存最大的陆生哺乳动物之一,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濒危物种(IUCN 2013)、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列为附录I物种(CITES 2012),在中国则被列为国家I级重点保护动物(汪松和解焱 2009)。由于亚洲象的生存需要大量的物质资源支持,其活动对当地森林和附近地区的植物物种更新、动物物种共存等关系带来影响,其存在本身甚至成为当地民族重要的文化象征。因此,亚洲象被认为是地区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中的关键物种(Johnsingh & Joshua 1994; Sukumar 2003)。全球现存野生亚洲象38500-52500头(IUCN 2013),其中中国约有野生亚洲象165-213头,零星分布在云南南部的西双版纳、普洱、临沧等地(Zhang et al. 2006),基本都处于澜沧江流域范围内,生存状况受到当地破碎生境的严重影响(陈明勇 2010)。中国是野生亚洲象分布的北缘地区,能否留住野生亚洲象这一热带生物遗传资源,不仅关乎亚洲象的长期生存,也已成为亚洲象分布区是否继续向南退缩、中国自然保护成效是否显著的重要标志之一(吴兆录 2008)。


项目背景


亚洲象在森林能够提供足够的食物和栖息地等必要生境要素的前提下一般不会主动袭击人类。而生境破碎化、自然资源不足和气候条件导致的食物短缺被认为是导致象群迁徙和人象冲突频发的主要原因(Sukumar 2006)。近年来随着当地种植用地扩展,我国境内的亚洲象栖息地范围日趋减少,公路建设又阻断了亚洲象的正常迁移路线,这导致人象间呈现拉锯式对抗,亚洲象肇事范围扩大,强度增强(何馨成 2013)。由于生境的岛屿化和片段化日益严重,西双版纳的亚洲象被迫为觅食而长距离迁徙,而迁徙过程中接触到各种农作物的机会使其发现作物比野生植物营养价值更高,适口性更好,采食更为方便(陈明勇等 2006)。野外和社区调查的数据表明,2000年以后,西双版纳的亚洲象对农作物和村寨表现出很强的依赖,同时由于长期在村寨中采食农作物,亚洲象的取食倾向也开始发生变化,有从采食天然植物转变为以采食农作物为主的趋势(何馨成 2013),开始形成在作物结实、成熟时期专门步入田地觅食的采食习惯,并跟随人类定居点而迁移(吴兆录 2008),这大大增加了人象相遇和发生冲突的概率,常常导致严重的肇事。1991-2004 年间,西双版纳州因亚洲象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5亿余元人民币,截止2008年5月为止,有超过 140人在西双版纳遭到亚洲象攻击,其中有30余人因伤重而致死(吴兆录 2008)。人象冲突的加剧已对当地群众生产、生活活动的正常开展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人象冲突涉及社会发展、环境保护、保护区规划等多方面的问题,短时间内难以得到实质性的解决。实际上,单就物种本身的能力而言,亚洲象相对人类总体处于弱势,在人类有充分防备的条件下亚洲象很难对人造成直接的重大伤害,因为人类相对亚洲象而言有更多资源可以利用。现实中野生大象致人伤亡的事件很多是人类不能及时掌握亚洲象的活动状况,在毫无准备状态下贸然进入亚洲象的活动领域,导致其紧张而发起自卫攻击行为,此时人类来不及采取安全应对措施而酿成悲剧。因此,当前亟待探索一种在人象冲突客观存在状态下尽量保障人象双方基本生命安全的预警办法,及时掌握社区附近的亚洲象活动状态,以便保护区工作人员和社区群众视情况不同而及时采取适当的撤离、防卫或驱离等措施,减少和避免人象之间一些不必要的冲突事件的发生。目前我国一些亚洲象活动频繁的地区已开始尝试建立以人工预警为基础的安全预警网络,并取得一定进展(普洱市环境保护局 2013),但由于目前的人工安全预警网络主要基于人工巡视和观测的结果,难以做到全天候覆盖,且预警效果受巡视员本身知识、经验和工作态度等主观因素的影响较大,巡视结果相对较为零散和随意,运行效果不稳定。

红外触发相机是目前野生动物调查中较为常用的一种监测技术,能够在不惊扰动物的情况下获取清晰的影像记录,为自然状态下的野生动物活动范围及种群数量等相关研究提供重要参考(O'Connell et al. 2010),在当地也曾被用于亚洲象种群的一些研究工作之中(见:Zhang et al. 2006; 国艳莉等2006; 袁志强和张立2006; 林柳等2011)。但是,以往的红外相机通常需要一个较长的布设与回收周期(数天或是数周),因此在动物活动预警上缺乏时效性,仅限一些科研目的的应用,而不能在社区的亚洲象防范预警工作中得到推广。近年来随着技术的发展,红外相机也开始与手机无线网络相结合,开发出一些基于红外相机技术的安防相机系统。该系统安装在预定地点后,能够24小时不间断值守,并在发现接近居民点的亚洲象等大型动物后能够第一时间报送管理者,这为村寨旁的亚洲象活动的不间断预警提供了必要的技术前提。

本项目以对社区的附近亚洲象活动预警为主要解决目标,通过在现有的亚洲象人工预警网络基础上辅以无线红外相机这一新兴技术手段,希望能为当地亚洲象保护和人象安全共存提供切实可行的技术示范,为当地亚洲象扰动区域内的保护区管理提供信息指导,探索在人象冲突短期客观存在前提下人象安全共存的管理办法。


项目行动


本项目将社区安防的概念和技术引入亚洲象种群保护工作中,为发生人象冲突的社区建立初步的安防预警系统,试图通过无线红外相机这一新技术的应用,达到保障当地森林周边社区安全和有效保护亚洲象种群的目的。

项目系一次布设、长期运行的长期性预警网络,因此在初期的监测方案确定后,后期基本上都是例行性的重复运作。无线红外相机为全年24小时不间断值守。

项目团队首先将进行设备采购、调试与前期准备,无线红外相机野外布设位置选址和调试;之后进行无线红外相机正式布点运行,预警系统开始全面运作;并不间断地对已布设完毕的预警系统进行及时的预警发布和维护,保障整个系统的正常运行;2016年1至2月起对前期获取的数据进行整理,与已有的网站平台进行整合和发布,并结合已取得的成果在当地保护区开展科普宣传;项目后期对已有资料进行整理汇总,撰写结题报告。


项目目标


希望通过此次项目行动,及时发现保护区边缘亚洲象的活动情况,为社区生产活动的开展提供安全预警;并通过在当地社区中对新技术的引进和应用,重建当地群众与亚洲象安全相处的信心,减少目前社区中日益滋生的对亚洲象的敌视情绪;通过对项目开展期间所获得的大量影像资料进行整理,依托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和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现有的网站平台对项目成果进行展示,达到对大众进行科普教育的目的。


项目周期 2015.04——2016.03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团队介绍
邓云,项目负责人,男,1983年生, 2005年7月毕业于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科学专业,获理学学士学位。2008年7毕业于云南大学生态学与地植物学研究所生态学专业,获理学硕士学位。2008年9月至今,于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生态系统研究站工作,任气象及水文物理要素数据二级质量控制,助理研究员。对野外监测设备原理及应用方面较为熟悉。在项目中负责项目的整体协调联络,以及红外相机无线系统的调试工作。

袁盛东,项目成员,男,1989年生, 2010年7月毕业于大理学院生命科学学院生物科学专业,获理学学士学位。2014年7毕业于西南林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动物学专业,获理学硕士学位。2014年8月起于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生态系统研究站工作,暂兼生物数据二级数据质量控制。袁盛东在研究生就读期间(2011.12-2012.2及2012.7-2014.2)曾于高黎贡山国家级自扰保护区百花岭管理站辖区内,人为习惯化了一群东白眉长臂猿,并对其生态行为进行研究;并在此期间,利用红外相机对该区域内兽类的种类及数量进行调查。对红外相机的使用和数据分析有丰富经验。在本项目中主要负责无线红外相机布设、维护及影像分析。

刘光裕,项目成员,男,1986年生,2008年7月毕业于云南大学生态学专业,2011年7月毕业于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环境教育专业,2011年8月至今任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网站编辑。刘光裕长期在西双版纳地区从事生态摄影,拍摄了大量西双版纳生物多样性的图集(豆瓣可见: http://www.douban.com/people/ecoliugy/),擅长自然观察,拍摄了许多动植物生态摄影作品,撰写了相当多的自然记录和科普文章。在本项目中主要负责社区保护宣传和项目成果传播。

罗爱东,项目成员,男,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所副所长,高级工程师,西双版纳观鸟协会理事。。1991 年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管理学院,2005 年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硕士学位。罗爱东副所长长期从事我国亚洲象的保护与研究工作,2005-2008 年间曾出任IFAW(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亚洲象保护项目协调员,负责IFAW在中国的亚洲象保护项目,并著有“大象的故事-绿野寻踪”一书,对当地亚洲象种群分布及行为特征有深入了解。其领导的保护区科研所亚洲象保护团队对亚洲象有长期的连续观测,是亚洲象食物源基地的主要建设方,积累了大量亚洲象种群数量和活动的宝贵数据。在本项目中主要负责项目实施过程中的社区工作协调和预警信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