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沧江岸,花荣花枯几多忧

从集市到生态保护……

  几次路过澜沧江畔,目睹淡绿色的江流滚滚而去,岸边的树木或花枝招展或盛装绿叶。江岸边间或看到摆着各种山野瓜果野菜或江鱼出售。一派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景象。

1_编辑.jpg流经澜沧县境内的澜沧江

2_编辑.jpg澜沧江边出售的山野产品

3_编辑.jpg

江边地摊出售的小鱼

  几番走马观花后,2014-2015年间,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资助和支持下,终于得以看江边繁花满树。随着花开花落,走进坐落在江岸的澜沧县,了解居住在境内内的拉祜族。

  澜沧县地处北回归线以南,民族有拉祜、汉、佤、哈尼、彝、傣、布朗、回等;气候主要属南亚热带夏湿冬干山地季风气候,雨量充沛,日照充足,干雨季分明。滚滚澜沧江,穿过澜沧县,滋养了两岸的生灵。从澜沧县林业部门了解到,澜沧县森林面积:林地559135.1公顷,中有林地490344.6公顷、疏林地2400.1公顷、灌木林地40384.8公顷、未成林造林地9202.8公顷;森林覆盖率:58.51%;珍稀植物物种:红椿、苏铁蕨、金毛狗、翠柏、石斛、桫椤类、老虎须等。

  从县城出发,经过一上午的颠簸,终于走进澜沧县打马河社拉祜族村寨。生活在寨内的拉祜族与当地野生植物息息相关的画面,随之铺展开来。


食与野生植物

  走进打马河村社,正值午饭时候,就见村民家里餐桌上摆着凉拌的野生的水芹菜、蕨菜。据村民介绍:野生植物的食用,在拉祜族餐桌上很常见。野生植物,甚至是一些居民家中菜的主要来源。对于居住山间的澜沧拉祜族而言,房前屋后自荣自枯的植物,都是可挑可选的菜肴。因而少种或不种蔬菜,也不乏菜食用。

4_编辑.jpg水芹菜

  太阳下,村巷口坐着绣服饰的女人们。与他们交流,还了解到他们吃的野生植物还有:水香菜、狗皮菜、苦菜、白花、白藤花、苦果、积雪草、羊奶果、大白解、余甘子果和树皮、木姜子花和果、刺五加、革命菜、大果榕嫩叶等等。可谓花季食花,果季食果。

5_编辑.jpg

蕨菜

  种类多样,做法也各异,但是多简单易行,常见的方法有:水腌、辣腌、凉拌、炒、煮等等。用菜籽油或猪油加几个小米辣,再放一点盐,翻炒几下,铲除锅,装在大碗里,是家常的美味。凉拌的食用方法也常见而且简单。无论种做法,都少不了盐和辣椒。家里可以没有菜,但是不能没有盐和辣椒。正如拉祜族民谣所唱:盐巴辣子好好放,招待最尊贵的客人……

6_编辑.jpg集市上出售的焯水白花


药与野生植物

  山间居住的拉祜村民大多会辨认常用药材。采访中,一位四十多岁的村民介绍说:平常头疼、发烧时,他们会到山里采药,自我治疗感冒、发烧等常见病症!他们自我采集、自我使用药材的现象很普遍。与村民相比而言,拉祜族民间医生使用的药物种类更多,药物大多是野生植物药。勐朗镇看马山村的Z医生,向我们介绍:他使用的药材大多采集于野外植物,少量移栽植物。野外采集的数量约占使用药材的95%。野外采集的植物药有鼓槌石斛、重楼、小桂花、石菖蒲、土茯苓、密蒙花等。栽种的植物药有扁竹兰、烟、苦子果等。治疗跌打损伤、皮肤病、老年肩背疼、牙病等。

  拉祜族传统药物以野生植物药为主。无论一般村民,还是民间医生,治病疗伤都少不了野生植物药。对于该地域的人们而言,遍地植物都是药,有人甚至不知道植物的名字,却清楚植物的某种或某些药物作用。

  调查的资源中被当地民间医生和采集量大的植物包括:重楼、兰科石斛组植物、黄精、鱼子兰、回心草等等。

7_编辑.jpg

集市上出售的重楼


可贵的野生植物的传统保护

  不仅拉祜族食药均离不开野生植物,生活的其他方面也与植物休戚相关。过年时,打马河社的每户人家都会去山里砍一支笔直的松枝插在屋前,以示吉祥。虽然方方面面取用植物,但是他们利用的同时尚有自觉的保护传统,而非采取竭泽而渔的采挖做法。打马河村社的民间医生告诉我们:

  他们使用的药物中植物药多为即用即采,新鲜入药。及时采集到新鲜药物对治病救人很重要,因而不能一次性全部采挖完毕,应保留部分植株继续生长。也就促使该区域内人们形成了自觉的保护意识,形成了自觉保护植物药的传统。采集植物药持传统的自发的保护理念,适量采集,既可以满足植物药的使用的需求,也有利于植物药的保护,从而保证个人乃至子孙后代以后有药可用。

  从对拉祜族村寨进行的访谈了解的情况看,拉祜族医药的使用与发展已然面临衰退,目前拉祜族医药只是中西医的补充。令人惋惜该民族医药文化流失的同时,更加惋惜传统保护理念也随之淡化。


集市,保护与买卖

星期天,赶澜沧集。澜沧县城内每逢星期天,为各村寨赶集时间。各村寨子人们集中到县城,以路为市,买卖各种物品。沿街摊位,被分成了不同区域:腌菜区、农具区、服饰鲜菜混杂区、药材区。各区域并非截然分隔的,只是出售的同类产品相对集中而已。在鲜菜和药材区会摆着野生动植物出售。出售的物品中,虽然农副产品较多,而野生动植物并不在少数。购买野生动植物者,或为食用,或为药用。

81.jpg集市上出售的树嫩叶野菜与野果

9_编辑.jpg集市的药材区

  集市上出售的野生植物药数量多,种类繁杂。沿路市走来,就见摊位上摆着:麻疙瘩、马蹄香、白花舌舌草、重楼、黄精、香蓼、草当归、菌类植物等等一些清热解毒、消食健胃、消肿消炎的植物药;也可以看到白鹇爪、龟甲、熊掌等药材和蛙类、红瘰疣螈等或入药或食用的动物。

10_编辑.jpg集市上出售的植物药

11_编辑.jpg集市上出售的动物

  调查中发现村民为增加经济收入过度采集或猎捕时,大部分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合法性,公然对濒危及保护动植物进行猎捕、采集或买卖。在集市调查中,发现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路市一边,相关部门正在做保护动植物的宣传活动;而路的另一边则摆着野生动物白鹇的爪出售。可见仅仅简简单单的发发传单,保护实践并不能输入人心,野生动植物保护任重道远。保护,如何深入人心,依然是一个需要继续探索的难题。

  也许民间部分群众做法和思维可以为这个棘手的难题提供启示。在采访药材出售的摊主时,一位出售野生药材村民说:在山里遇到的多时,多采集,少就少采集点,无论遇到的多少都留下一部分,让它来年继续长,再去采集;还可以留给后人去采集。资源有限,应当在利用的同时加以保护,以备后用。该观念根植于其民族的传统文化,朴素的保护理念简单适用,易于被当地人接受。

  就民间药用植物而言,采集使用者多有约定俗成的保护方法。由于拉祜族传统文化正在淡化、甚至消失,因而其在今后还能在多大程度上发挥作用,令人担忧。


保护与当地经济发展存在的不协调性

  澜沧县境内部分濒危植物面临灭绝的危险,主要源于过度、无序的采集、猎捕、以及砍伐拓荒。境内矿山开采也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影响多样生物物种的生长繁殖和栖息。

  人的活动对野生植物的生境影响巨大,过度采集资源、伐木、拓荒会导致区域内生物栖息地的破碎化甚至毁灭。尤其矿山采挖、大面积砍伐拓荒对森林植被多样性造成难以恢复的破坏。值得忧虑的是,近年来,云南扶贫工作大力开展,为了提高经济收入,一些种植桉树、橡胶等不利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农业活动被大力提倡。应当进一步关注此类农业项目开展可能对生态保护产生的负面影响。

当地人面对生态保护令人忧心的看法:

  部分群众提出:放火烧,死完了,是灭绝的原因。

  部分群众提出:遇到的动物或植物,如果我不采集或猎取,就会被别人采走或猎杀。

  部分群众提出:保护是政府的事,与我们关系不大。

  部分群众提出:我们保护你们给多少钱?

  ……


 项目介绍 

  《云南拉祜族珍稀植物药物资源调查与保护》由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澜沧江保护基金资助。在拉祜族医药知识与资源不断流失的窘境下,该项目通过野外调查及社区访谈收集整理传统植物药物资源及相关文化,探索保护、传播澜沧江流域拉祜族传统医药知识(特别是药用植物传统知识)及其文化传承的可行路径,并希望利用当地的文化对植物进行保护。

  湄公河(澜沧江)是亚洲最重要的跨国水系之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为流域内七千万人提供了多种生态服务。然而近几十年来,流域内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在气候变化和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采下加速丧失。  

 2014年6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起“澜沧江保护基金”赠款项目,对有兴趣在澜沧江流域开展生态与文化多样性保护工作的社区、教育或科研机构、民间组织\团体、社会企业提供资助、科学指导、能力建设、交流合作,并组建“澜沧江保护联盟”。“澜沧江守护行动”系列文章,将介绍部分入围项目,展示他们尚未广泛为人所知的守护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