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沧江上游(云南维西–西藏昌都)两栖爬行动物本底资源调查和种群数量评估

西南山地工作室   2016.05.15~2017.12.31 西南山地   2016-12-22
西南山地工作室,通过结合系统野外调查和后期综合生物学研究,对澜沧江地区抢救性地调查目标流域两栖爬行类多样性,发掘描述未知新物种。同时,对特有物种种群数量、栖息地现状和人类对栖息地的影响进行初步评估,提出有针对性的保育建议。

1.jpg


提到青藏高原和横断山区的野生动物,你最先想到的可能是最近极受关注的雪豹、藏狐或者棕熊。可你知道,在藏东三江并流区域还有一些同样珍稀的爬行动物吗?


藏东的高山峡谷,这里居住着该地区特有爬行动物。大至过米的王锦蛇,小到可伏卧掌心的攀蜥。在看似荒芜的地貌里,只要你愿意弯腰寻找,就会发现它们频繁活动的身影。


2.jpg

德钦澜沧江河谷环境


高海拔环境带来的极端昼夜温差、较短的可活动时间以及匮乏的食物,对于各种动物的生存都是一项挑战。

而与毛茸茸哺乳动物不同的是,爬行动物选择了“随波逐流”的适应方式,让自己的体温随环境温度的变化而变化,在食物匮乏的低温期进行休眠。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高原地区的爬行动物体型逐渐变小,以适应高海拔地区稀缺的食物。因此相比生活在低海拔地区的同类或者近缘物种,高原的爬行动物体型往往较小。尽管牺牲了很多,但这样的适应策略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攀 蜥

很多人认为蜥蜴只出现于热带地区,然而在藏东横断山区中,却出人意料的拥有着极高的蜥蜴多样性。作为微缩版的中国龙,攀蜥是横断山区最常见的爬行动物,性格活跃且不怕人,它们常常出现在干热河谷路边突出的大石头或者树桩上,挺起前半身抬着头看着你,时不时做出蜥蜴经典的点头和伏地挺身动作,像是在说“我的地盘你听我的”。

广袤横断山区各地的攀蜥曾经被认为只是一个物种——即草绿攀蜥。然而随着野外调查的进一步深入,研究人员陆续发现,不同河谷内的攀蜥其实和真正的草绿攀蜥差异巨大:不仅颜色,花纹和鳞片特征也大相径庭。

不同种群的分布范围更是非常狭窄,垂直分布限制于海拔3400M以下的河谷环境中,而整个已知分布范围,只在一百公里左右的狭长河谷内,两侧被高耸的横断山所隔绝。

3.jpg

河谷生境



在2015和2016年两年间,西南山地的爬行动物学者和中科院的研究人员,一起在三江流域进行了长期科考,近期终于确定了分布于澜沧江和怒江上游河谷内的攀蜥的分类地位,命名了三个未被科学界知晓的攀蜥属新物种:滑腹攀蜥、帆背攀蜥及翡翠攀蜥。三种攀蜥的形态、颜色、鳞片和其他形态特征都有明显差异。 

4.jpg

滑腹攀蜥

5.jpg

帆背攀蜥


6.jpg

翡翠攀蜥



什么是性二态?


更有意思的是,在横断山区,攀蜥属的所有物种都存在明显性二态(即同一物种的雌雄两性间存在形态差异),雌雄颜色和斑纹截都然不同,所以当地百姓都认为是两种蜥蜴,而实际上不过是同种的两性而已。

比如产于澜沧江的翡翠攀蜥,雄性体色是艳丽的翡翠绿色,并且拥有蓝色的喉斑和绿色的纵纹,而雌性颜色则完全不同,为更加贴近栖息环境的棕黄色。


7.jpg

8.jpg

翡翠攀蜥形态迥异的两性:绿色为雄性,棕黄色为雌性


高原蛇类

除了蜥蜴,蛇也是横断山区常见的脊椎动物。


9.jpg

横断山区体色极具特点的王锦蛇



目前为止,广义横断山的北部地区,初步记录有4种毒蛇(山烙铁头、乡城原矛头蝮、高原蝮、九龙颈槽蛇)和7种无毒蛇(黑眉曙蛇、王锦蛇、横斑丽蛇、香格里拉温泉蛇、四川温泉蛇、大眼斜鳞蛇、腹链蛇未定种等)。虽然物种多样性不及低海拔森林地区,但横断山区的蛇有其自己的特点。

在为数不多的蛇类中,很大部分都是只见于这一地区的特有物种,包括了乡城原矛头蝮、高原蝮和温泉蛇。

10.jpg

高原蝮  



而即使是非特有种,这些广布种在横断山区的高原种群也有其独特的形态特征,可明显区别于分布在低海拔的同类(如横断山区的黑眉曙蛇,身体就呈棕色、而舌头则拥有蓝色边缘)。

11.jpg

黑眉曙蛇


而相比低海拔分布的亲戚,横断山区的蛇类食物一般比较特化,在很多地方,攀蜥替代了啮齿类,成为了当地蛇类的主要食物来源。


生存威胁

和当地的哺乳动物一样,横断山区的爬行动物,同样面临着人为过度开发带来的生存威胁。其中无节制的水电开发,是最严峻的一个威胁。

与哺乳动物不同,由于爬行动物无法保持自身体温恒定,因此其分布范围受自然环境条件的限制就更明显,无法完成跨高海拔、跨生态系统的迁徙。当筑坝蓄水后,爬行动物赖以生存的低海拔干热河谷环境将被淹没。失去理想栖息地,又不能进行长距离跨高海拔迁徙的爬行动物们,就可能会面临大规模种群数量下降,甚至面临灭绝的危险。

12.jpg

澜沧江立体的河谷生态环境。攀蜥等爬行动物只能生存于河谷底部的低海拔狭长地带


此外,入藏的多条公路系统施工过程中,不注意对沿途河谷环境的保护,肆意向河谷坡地上堆倒的沙土石块,也严重破坏了低海拔河谷内爬行动物依赖的灌丛生态系统。


13.jpg

澜沧江沿河道路施工



唯有了解,才会保护

唯有了解,才会保护。横断山区的爬行动物还有太多没来得及被科学界发现,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一脆弱地区,还有长期被人忽视的爬行动物多样性,他们的保护需要你们的参与。


别忘了,神奇三江源除了毛茸茸的雪豹,还有同样珍稀,披鳞带甲的它们。


王剀

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演化生物学博士在读,西南山地签约摄影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澜沧江上游两栖爬行动物本底调查项目西南山地授权代表。专注于中国及东南亚临国两栖爬行动物的分类、生物地理及演化研究。 


——本文完


碗花草

Thunbergia fragrans

马书云拍摄于四川攀枝花


长按-识别-关注-置顶

淘宝店铺搜索 西南山地 

官方微博:西南山地Swild

欢迎投稿:info@swild.cn


西南山地承接和执行与自然生态类相关的: 

主题影展、生物多样性调查、宣传纪录片、书籍设计与出版、文创产品、摄影培训、影像器材、网站建设等项目。


团队介绍
西南山地工作室(圈内朋友常简称“西南山地”)始于2004年,
一帮不同专业背景的摄影人,同被中国西南多彩的自然景观和丰富的动植物所吸引。
我们用心拍摄,在www.swild.cn网站上呈现最真实美妙的原创视听。
拍摄之余,我们还精于研发新技术,调查和研究中国西南生物多样性,开发文化创意产品。
如今,我们用完备的企业管理模式和创新的项目执行理念来推动西南山地作为国内知名的社会企业而持续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