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野牛和火焰公主

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所印度野牛栖息地恢复项目

火,人类最可怕和最重要的发明?人类与猩猩的区别是什么,是直立行走?是使用语言交流?是使用工具?是婚姻?……在《奇幻森林》这部片子里面,一口流利英语,统帅一干猴子的巨猿抓来小男孩只想知道一件事:如何驾驭“邪恶之花”——火。跟我再说一遍:“发哎儿”。


火,人类最可怕和最重要的发明?人类与猩猩的区别是什么,是直立行走?是使用语言交流?是使用工具?是婚姻?……在《奇幻森林》这部片子里面,一口流利英语,统帅一干猴子的巨猿抓来小男孩只想知道一件事:如何驾驭“邪恶之花”——火。跟我再说一遍:“发哎儿”。

646.jpg

图片来自www.pexels.com

火为什么这么重要?因为它带来了温暖,可以烤熟食物等等。今天我们并不想说火对于文明的意义,倒是想说说它对于生态的意义。

火,对于森林来说是可怕的。“你的热情,就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当年所有妈妈阿姨都热爱的费翔叔叔一把火“唱烧”了大兴安岭的森林,成为千年惨剧,所到之处,一片焦土。我们都知道,在森林里面应该跟去加油站一样,不能抽烟!露营的时候篝火没有熄灭,造成森林大火变成一部恐怖片!

……火真的是森林不共戴天之敌吗?

不不不,在不同的地方是不一样的。在热带地区,老百姓“刀耕火种”虽然原始,但是原始得有道理。

在雨水多,阳光好的热带雨林里面,生长过于旺盛的植被死去之后得不到及时的腐烂更新,会影响到物质循环和新生植物的光线、空间。一定的天然的火会去除这些植被,同时更新林下的植被,为一些啃食嫩芽的动物带来食物。

因此刀耕火种可以打开森林的天窗,当这片土地被人抛弃转向下一片土地的时候,这些经过一定物质循环的地块将会成为一些动物食物的来源。一些发展到顶级的群落,物种也较为单一之后,容易积累病虫害,但是经过一些火的干预,整个森林里面的情况就会大洗牌,控制病虫害的大面积爆发。

不同的火也是不一样的。大面积的高强度的火会造成地面光秃、水土流失,但是低强度的火不会烧到乔木层,只烧到林下,有利于减少地面多余的可燃物,减少大火隐患,也促进了某些动物的栖息。

某些动物是谁?在西双版纳的勐(meng)海地区,印度野牛就是这么一种某些动物。印度野牛因为四只脚是白色的,因此有一个萌萌哒的名字“白袜子”,但是人家并不是这种画风,比家牛身材高大,性格也暴躁,在野外你如果距离近到非常清晰地看清了它们的白袜子,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事情。身高可达2米的“牛魔王”,发起威来也是real可怕的。但是它的生活却是离不开“火焰公主”。

640.jpg

图片来自www.arkive.org

因为栖息地的不断缩小和盗猎,印度野牛的种群数量不断减少。然而,在高大威猛的森林公安严防下,盗猎还不是野牛的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却是食物的问题。印度野牛是一种喜欢啃嫩草的老牛,最喜欢吃的一种草人称“马枯草”(确定不是马哭牛笑吗),然而在严防死守防火灾的我国林业政策之下,大部分的林下都被密密麻麻的各种灌木所包围,并没有很多嫩草发芽的空间。原本天然火是促进植被更新的自然过程,但全部都被完全扼杀了。

在勐海这个地区,曾经有一个不小的野牛种群,现在却只剩几十只了,盗猎案件并没有杀死那么多牛,但是由于食物的缺乏,种群的繁衍却不是很兴旺了。

641.jpg

纯朴可爱的张忠员老师

在这种情况下,当地的保护区工作人员张忠员(版纳保护区科研所)提出了“计划性烧除”的方式烧草山的建议。非常简单,既然我们害怕火控制不住,那就模仿一些天然的小火呗。

通过一些隔离带的设置——砍出一条没有草的空白地带,再逆着风向从山下投掷一些火种,从山下往山上烧,直到烧到一些预想的边界。当地的老乡也是熟悉这些火的使用技巧的,只是如果没有专门的许可,没有人敢在森林中带来一点火种。张忠员向山水澜沧江保护基金申请了一点资金,借着试验性项目的机会也得到当地林业部门的许可,在这片印度野牛的栖息地进行了烧除的试验。

这次有机会到版纳,我第一个目的地就是跟着张忠员观摩了一下这片草山。去的这一天有点雨,山路崎岖,滑。到了山腰护林员的家里车就不敢再往上走了。我接受建议早早在镇上买了胶鞋,做好踩泥的准备。我们找来两辆摩托,开摩托上去!我扒住护林员小哥的肩膀,一路几乎都是开裂的泥浆,沟沟壑壑,摩托一档开着气喘吁吁。张忠员和小彭没有护林员的摩托技术,一会儿就下来走一段,被我们远远落在后面。

终于到了那片草山对面的山上,我不禁赶紧拍了个全景。那面绿油油的草山,一片祥和,看不出来任何烧焦的痕迹。“你们烧了哪里?这不是好好的嘛。”我左右张望,十分不信。张忠员说:“就是那那那!不行咱们还是进林子里吧,不然你看不出。”

642.jpg

远看一片祥和的草山

于是又是一番“突突突”的摩托车赛。终于到了山脚,我们小爬了一段,终于进入了烧除段。烧除段的边界是紧邻一片被外面老板承包种松木的人工林,已经被机器清过林下了,而烧除段是天然林。

果然,作为隔离带的地方犹如一条小路,路的左边是干干净净的人工林范畴,只有最矮的草和人工种的松木,还有零星的留下的阔叶林。路的右边是烧除后的林子,土仍然是焦黑的。

643.jpg

隔离带两边真是“泾渭分明”啊!

被烧过的灌木还留着一些黑色的枝,根部已经又萌发新芽,各种各样的草木都又萌发出新芽,乔木靠近根部也是黑色的,上面却长得很好完全没受影响的样子。

644.jpg

涅槃重生后的嫩芽

645.jpg

火烧后的乔木并不影响生长

走到山顶处,张忠员还找到了烧除前用钢钉打点做的一个植物样方标记。不错,正好就着这个钢钉再做一次样方调查,就可以比较植被被烧除后的效果了。

647.jpg

植物样方标记

“野牛是不是爱死这里了。”

“不知道诶。”

“难道没有放红外相机偷拍一下它们过来美食的照片么?万一它们并不喜欢你献上的佳肴呢?”

“咱们这点钱不允许买红外相机啊,而且咱们版纳这边雨水大,人多,相机很容易坏或者被偷掉的。我上次想从单位借相机过来,人没舍得。”

那我怎么知道咱们这项目跟印度野牛有什么关系……没有对比就没有效果啊。所以还是怪我咯!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没钱,所以不监测结果,还是因为没有监测出结果,所以没法有更多的钱。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做好事不留名吧!这就是咱们淳朴可爱的张忠员老师了。我依稀记得最初审项目的时候有希望做监测的,但还是限于项目额度没有加上。引以为戒,看看怎么弥补一下吧。

“老百姓对这个项目什么态度?”

“老乡都知道野牛是保护动物,所以敬而远之,但这些年也见得少了。烧一烧的方法大家都会,火就是老乡给帮着点的,但这些都是我们控制着的。”张忠员回答。

这个项目,印度野牛是在保护区之外的栖息地,是集体林,所以这些干预得到当地百姓和林业部门的批准即可。根据国家的法律,保护区内非常严格地规定了防火,禁伐。但是,某些栖息地管理的措施是需要适当的火,适当的伐的,这些人工干预对于一些濒危的物种有很重要的意义,却被简单粗暴地禁止了。

什么时候更科学,更精细的管理观念和管理空间可以进入我们的野生动物保护实践呢?